3522vip-新葡萄京官网-www.35222.com
做最好的网站
当前位置:3522vip > 照明工业 > 评网络大V“匪我思存”诉“紫晶泉”公司侵犯著

评网络大V“匪我思存”诉“紫晶泉”公司侵犯著

文章作者:照明工业 上传时间:2019-09-13

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在知识产权成为强国战略的今天,它与每个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人们生活中做的一些事,很可能会涉及到知识产权,赶快来看看,否则后果很严重!

3月11晚,网络大V“匪我思存”发长文再谈原创被侵权,感叹维权艰辛,文末更直言,“不管怎么被践踏,怎么被侮辱,怎么被欺凌,怎么一次又一次被人连头带脸踩过去,原创永远都不死!”据悉,匪我思存诉电视剧侵权其原创小说《迷雾围城》案正处于二审阶段,匪我思存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发出风险《提示函》。

案情简介

下面,小编针对一封读者来信所提到的疑惑,邀请权威法律顾问张勇律师给大家详细解读。

其实双方已经上诉了,那么一审判决就没有生效,即本案最终经过法院的审理结果是未知,再说的直白一点,法院未给出二审判决之前,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是否侵权《迷雾围城》,紫晶泉等七公司是否侵犯记忆坊公司的改编权和摄制权等是不确定的。

涉案电影作品《无极》系由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北京二十一世纪盛鼎影视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上海3522vip,融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美国MOONSTONE ONTERTAINMENT INC.共同投资拍摄,上述的四公司依法共同享有该电影作品的著作权。2005年9月27日,该片获得电影片公映许可证。2005年11月25日,被上诉人依据上述四著作权人的共同授权,取得该片在中国内地区域内的一下权利:1、音像制品的所有权权利。2、基于互联网的图像和声音的传播和公开传播销售的权利……。上述权利是为被授权人独家享有,限期5年,在授权期限内,包括授权人在内的第三人未经中凯公司同意不得行使上述权利。上诉人扬州日报社与扬州市委宣传部共同主办的扬州新闻网—扬州宽频网未经被上诉人许可,向互联网用户提供涉案作品《无极》的在线播放。

读者来信

那么从法律上来说,紫晶泉等七公司是否侵犯了记忆坊公司的改编权和摄制权呢?
根据著作权法规定,改编权也就是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

办案思路及心得

A公司在网站上发布了相关信息时,从网上找了一个与主题相匹配的图片作为配图。不久,A公司收到法院的传票。B公司以A公司在网站上使用了B公司的摄影作品、侵犯了B公司著作权为由,请求法院判令A公司立即停止侵害B公司著作权、判令A公司赔偿B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一万元。

根据上述定义,改编后的作品,也是具有独创性的,也符合作品的定义。

被上诉人是涉案电影作品《无极》适格的权利主体。经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等四版权人的合法授权,被上诉人独占取得了涉案电影作品《无极》的版权。除以法律规定外,非著作权人对著作权人的作品在网络上传播时,应当尊重著作权人对其作品享有的权利,并取得著作权人的许可,否则无权对他人作品进行任何方式的传播使用。作品在国际互联网上进行传播,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将作品出版、发行、公开表演、播放等方式虽有不同之处,但本质上都是为实现作品向社会公众的传播使用,使观众或听众了解到作品的内容。作品的不同传播方式,并不影响著作权人对其作品传播的控制权利。在赔偿损失数额确定上,法院是具有根据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做出决定,《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于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那么在本案审判中,法院根据涉案作品《无极》的创造性、知名度、原告取得版权支付的对价等等相关因素,所确定的赔偿数额还是很合理的。

我想咨询一下,在网上随后下载一张图片使用,就侵犯了第三人的著作权?活在网络时代的我们,已经习惯在网上下载图片、音乐、电影、小说等,该如何规避侵犯第三人的著作权?

关于改编,主要有两种方式:

裁判结果

专家答复

一种是改内容不改类型:由长篇小说改为梗概,即在不改变作品类型的情况下来改编作品;

一审判决:一、扬州日报社在一审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在其主办的扬州新闻网上提供电影《无极》的在线播放;二、扬州日报社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中开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费用计人民币3万元整;如果被告扬州日报社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被告扬州日报社负担(此款原告已预交,由被告于一审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履行之日直接交付与原告)。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上诉人扬州日报社负担。

为了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必须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除非具有法定的合理使用、法定许可等例外情形。如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合理使用情形,包括因个人学习、时事报道、科学研究等12种情形,在这些情形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

另一种是改类型不改内容:由长篇小说改编为剧本,即在不改变作品内容的情况下通过改变作品形式来改编作品。

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B公司能证明其实该照片的著作权人,及A公司侵权的事实,法院一般会认定A公司侵犯了B公司的著作权。那么A公司就只能掏钱赔偿吗?笔者将从A公司的角度,简单地分析作为被告在此类型案件中的抗辩策略。

无论哪种改动,改编都是著作权人享有的权利,其他人欲改编作品,都应当经过著作权人的同意。

B公司不是涉案摄影作品的著作权人

根据权利人与紫晶泉公司签订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案涉作品的改编权、摄制权等权能的授权截止日期为2016年3月14日。

作为侵犯著作权案件的被告方,如果抗辩权利人的权利主张,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否定权利人所享有的著作权。

在合同的实际履行过程中,紫晶泉公司在授权期限内,并没有完成相应的改编工作,更不谈相应的摄制工作。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一般来说,要A公司提供相反证据证明B公司不是权属人是比较困难的,除非A公司本身就是该作品的著作权人或者知道该作品的著作权人。所以A公司可以着重关注B公司所提供的证据是否有瑕疵。比如说,B公司因授权获得权利的,B公司的授权的时间、范围是否在案件的范围内。

不管如何,根据协议,紫晶泉等公司有五年的时间供其实施改编和摄制电视剧的工作。

A公司并未侵权

其在规定的期限内没有完成相应的工作,在超过该期限后,其就没有权利继续实施相应的改编和摄制工作。

再实施的改编和摄制工作属于侵犯权利人的著作权。并不是说,紫晶泉公司在约定的期限内没有完成相应的改编工作,其就理所当然的有权继续实施其改变工作。

同理,被告也侵犯了权利人的摄制权。

1、A公司所使用的作品非B公司所享有著作权的作品

综上,我认为即使二审判决,其结果也应当是紫晶泉等七公司确实侵犯了记忆坊公司的改编权和摄制权,根据法律规定进行相应的赔偿。

《著作权法》保护的是作品的表达形式,不同的两个作者完全可能创造出表达形式相同或类似的作品,尤其是摄影作品,展示都是某景区的风光,由于该景区是特定存在的对象,站在该景区同一位置照出来的作品都会相似。A公司可以主张其作品因某些原因和B公司的作品相似,不是同一作品。

紫晶泉等七公司是否应当赔偿权利人,赔偿的标准如何,至今未履行是否具有法律依据?

2、A公司不是侵权人

根据著作权法 第四十九条 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在确认紫晶泉等七公司确实侵犯了记忆坊公司的改编权和摄制权的情况下,权利人的相关文字作品已经出版发行,其以前也出版过多部畅销作品,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按照上述法律规定,紫晶泉等七公司应当赔偿权利人相应损失,

在权利人无法证明自己的损失以及侵权人肯定不愿意举证证明己方获利的情况下,一般是由法院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在50万元以下的额度内酌定赔偿。

本案中一审法院判决赔偿50万元,符合法律规定。

A公司可以主张A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的被告,比如主张据工业和信息化部IPC/IP/域名信息备案查询资料,显示A公司不是涉案域名的主办单位;A公司并未实际经营该网站,该网站是委托其他人设计、经营的,法院应追加被告。

至于原告所述“至今未见被告赔偿”,我认为被告的做法没有错。

现在原、被告均已上诉,一审判决并没有生效,被告即紫晶泉等七公司就没有必要按照未生效的一审判决去履行义务。

即使A公司侵权,B公司要求的赔偿金额过高

腾讯等相关公司是否应当停止播放相关侵权视频?

《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根据著作权法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

本案中,如果腾讯公司拒绝接受案涉作品的权利人的建议,仍然继续播放侵权视频,则可能涉嫌侵犯权利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公司将面临诉讼的法律风险。

1、B公司无法证明其实际损失

根据著作权法 第五十条 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犯其权利的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

同时,如果腾讯方面一意孤行,案涉作品的权利人即原告方可以向法院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避免损害的进一步扩大。

通过本案可以看出,目前的著作权保护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侵权成本低则是最主要的原因,例如腾讯方,即使存在诉讼的风险,但是衡量一下侵权行为可能为其带来的收益,其依旧实施相关侵权行为,侵权赔偿相对于侵权收益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如果B公司提供了相关证据证明B公司的损失的,A公司可以否定该证据的关联性,比如B公司提供了摄影作品的支出明细——场地租用协议、模特授权书、支出凭证书等、A可以主张上述支持与案件无关,因为无法直接证明上述支出就是用于涉案摄影作品的,即使是,也应该由所有摄影作品平摊承担支出。同理,A公司也可以主张B公司所提供的律师费等合理支出因合同或发票未显示案号、案件信息等,无法证明与本案件的关联性,所以与本案无关。如果有关联的,要注意是否包含其他案件的费用,一般这种诉讼都是系列案,故应该由每案件平摊承担支出。

虽然著作权保护面临的问题多,但是法治社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需要全体社会人员的共同努力,面对侵权行为,敢于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A公司并没有因为使用该摄影作品获利

3、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影视和音乐作品著作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办案指引》侵害摄影作品著作权的,赔偿标准为每幅作品为2000元至5000元,同时应结合该摄影作品的知名度等来认定赔偿数额。可主张涉案作品知名度比较低,赔偿金额也应适当下调。

结语

3522vip 1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照明工业,转载请注明出处:评网络大V“匪我思存”诉“紫晶泉”公司侵犯著

关键词: 3522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