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新葡萄京官网-www.35222.com
做最好的网站
当前位置:3522vip > 家用电器 > 孙宏斌频变“脸谱” 乐视网何去何从? - 潮流家

孙宏斌频变“脸谱” 乐视网何去何从? - 潮流家

文章作者:家用电器 上传时间:2019-12-27

孙宏斌“裸辞”乐视网(300104.SZ)董事长,让乐视网再次成为A股“风暴眼”。乐视网《关于公司董事长辞职的公告》近日披露:孙宏斌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孙宏斌自2017年7月21日起入主乐视网,到2018年3月14日挂印而去,当了237天乐视网董事长。 10天之后的3月25日,《对话孙宏斌:详解乐视困局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谜》在朋友圈“刷屏”,孙宏斌在《对话》中声称,乐视网只剩破产重整、卖资产还债、退市三条路,引发市场极大关注。又过了4天,融创中国3月29日在香港召开2017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又宣称,“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 孙宏斌言论发酵之下,深交所于3月30日发出“问询函”,要求解释《对话》提及的乐视网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不足、变卖核心资产不够还债等言论。乐视网4月3日回复:“综合考虑各项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计划,根据截至目前的数据,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触发净资产为负的情形。若2018年公司持续出现大额亏损,则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乐视网4月4日公告显示,刘淑青已成为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刘淑青为孙宏斌嫡系、融创旧部。孙宏斌为何给自己人“挖坑”?市场人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孙宏斌很可能是以退为进,谋求进一步控制、重组乐视网。记者未能获得孙宏斌及乐视网官方回应。 入主乐视网、信心渐退潮 在《对话》中,孙宏斌已然承认,乐视这笔投资对于融创来说,“肯定是失败了”,但“我从来不后悔”。 原因在于,“投资逻辑是对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大文娱、大文旅、医养还是投资重点”,只是“对乐视网的财务和团队的判断有失误”。 孙宏斌认为:“乐视的团队能人辈出,挖来很多牛人,但是没有形成合力。我们融创是一个很坚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着我很多年。而乐视团队的战斗力没有我们这样一支团队强。” 对照孙宏斌如今的结论与当初的判断,实际上还是非常有趣的。乐视网2017年1月13日公告宣布获得融创等机构的168亿元战略投资。两天以后,孙宏斌和贾跃亭共同出席“同袍偕行,乐创未来”发布会,均表示这是一次“一见钟情”的跨界合作。当时,贾跃亭介绍,乐视因为资金紧张,计划出售世茂工三项目,通过葛洲坝房地产董事长何金钢结识了孙宏斌。孙宏斌自曝,他率队对乐视尽职调查36天,得出结论是“乐视的团队也行,战略也行,就是缺钱,这就好办了,缺别的那就完蛋了。” 如今,孙宏斌谈及“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颇有“樯橹灰飞烟灭”的洒脱感。但当初孙宏斌还是颇多期待的。业内推测,孙宏斌很早就介入乐视网的日常事务。比如在2017年5月的一次发布会上,孙宏斌披露,乐视致新原总裁梁军已进入乐视网上市公司,全面履行乐视网CEO职责。孙宏斌还放言:“未来乐视就只有乐视网和乐视汽车,乐视汽车贾跃亭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上市公司还有我。”孙宏斌爆料之后,乐视网于2017年5月21日下午才发布了梁军成为乐视网总经理、贾跃亭辞去总经理职务的公告。 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以后,根据乐视网公告,贾跃亭又于2017年7月6日辞去了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直到2017年7月21日,乐视网再次发布公告,孙宏斌当选为该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孙宏斌器重的梁军和乐视影业CEO张昭也进入董事会。 尽管当时孙宏斌表示自己“不想干乐视网董事长,因为融创的买卖比乐视网大多了”,但他也表示,对乐视网董事长,“要么我干,要么我找一个合作伙伴。要是我干,这就是融创转型的一部分。要么找个合作伙伴,我们甘心做个二股东。”由此可见,经过最初半年合作,孙宏斌对乐视网还是满怀期待的,将乐视网视为融创转型的一部分。但就在外界猜测孙宏斌将大刀阔斧在乐视网推进“去乐视化”的时候,孙宏斌的信心似乎开始“退潮”了。 比如,孙宏斌在2017年9月、也就是贾跃亭辞职2个月以后还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了。但是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但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线上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的态度变成了,“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到了2018年2月23日,乐视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孙宏斌干脆缺席了。 核心资产已被控制 孙宏斌的思路实际上很明确,乐视应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上市公司,一部分是乐视汽车。汽车贾跃亭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上市公司由他掌舵,乐视其他业务“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不过,从2017年7月21日成为乐视网董事长开始,尽管孙宏斌在乐视网人事、日常运营及管理等方面做了诸多布局,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比如2017年8月任命张昭担任乐视网及上市体系首席内容官,张昭还兼任乐视影业董事长、CEO,向乐视网CEO梁军汇报工作。孙宏斌对张昭颇为看重,乐视影业一次发布会上,孙宏斌曾拍着张昭的肩膀说,“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 刘淑青也是从2017年8月开始担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行政管理工作、并向CEO梁军汇报工作的。 管理层“大换血”之后,乐视网还于2017年8月17~18日召开总监级别以上的核心管理层会议,孙宏斌在会议上听取120余人汇报工作,还强调新乐视的新文化是团结。 为进一步与贾跃亭及乐视划清界限,乐视网还于2017年9月27日发布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还拟将证券简称变更为新乐视,但证券代码保持不变。 尽管表面上来看,贾跃亭确实专注于汽车了,孙宏斌也确实入主乐视网,并主导了一些事情,还试图进一步“去乐视化”,但凝聚新乐视管理团队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在担任乐视网CEO3个月之后,梁军于2017年10月递交了辞呈。相关媒体事后披露,孙宏斌认为梁军“太自大”,梁军方面则称“早已和孙宏斌破裂”。梁军离职以后,新乐视并没有再任命CEO,而是在2017年10月成立了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张昭担任主席,刘淑青担任副主席。 在“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的乐视其他业务上,孙宏斌也只能抱怨贾跃亭“就是当断不断啊,去年他还在说,乐视七子一个都不能少”。 尽管乐视网的改造并不顺利、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但据此就认为孙宏斌投资乐视赔本了也未必准确。实际上,正如融创中国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汪孟德在2017年融创中国业绩说明会上所解释的,融创中国在财务计提上的“一次到位”,主要还是考虑“让乐视资产对未来2~3年融创中国报表的影响几乎没有”。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汪孟德曾经在2017年1月15日“同袍偕行,乐创未来”发布会上指出,“去年我们销售额过1500亿元,到年底超过600亿元的现金在账上。其实作为这笔投资,也就是我们买一两个项目的钱,在财务上都不是压力。”实际上,由于乐视土地资源储备丰厚,融创投资乐视,在房地产主业上已经有所收获。 融创中国在2017年1月战略投资乐视以后,工商资料显示,乐视投资2017年3月13日将重庆乐视界50%股权转让给重庆融创。到了2017年12月14日,重庆融创更获得了重庆乐视界100%的股权,从而将重庆乐视界的重要资产——重庆两江新区382亩土地资源纳入麾下。 另有资料显示,上海融创在2017年3月10日上午协议受让了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隆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股权,从而获得上海虹桥商务区隆视广场北楼地上地下3万平方米的物业所有权。 另外,融创中国在2017年1月通过战略投资获得乐视网8.61%股权、乐视影业15%股权、乐视致新33.5%股权。但据4月1日公告,乐视网截至目前持有的新乐视智家40.31%股权已被全部质押,其中34.94%股权被质押给孙宏斌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说,如果乐视网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孙宏斌将持有新乐视智家近70%的股份。 对于乐视影业(2017年9月更名为新乐视文娱,2018年3月27日再次更名为乐创文娱),2017年1月获得15%股权以后,孙宏斌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此后又进行了多次增资,累计投入超过20亿元,共计获得40.75%的股权,已成为最大股东。并且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绝大部分也已经质押给融创中国,如果乐视网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孙宏斌最终也将实际控制乐视影业。

乐视的这出“戏”在本周算得上是高潮迭起了,最新得消息是,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董事长、董事等,并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而乐视网的董事长一职,极大可能将由孙宏斌来担任。今年1月,乐视陷入资金困局,融创火线驰援,对乐视总投资高达150亿元人民币,包括以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虽是雪中送炭之势,却有不少人犯嘀咕,这乐视怕是要姓“孙”了。

本文发于“棱镜”,作者张庆宁/李思谊/郭亦非;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乐视姓贾还是姓孙,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产生。

在腾讯财经爆出贾跃亭夫妇等12亿资产被司法冻结后,昨天,贾跃亭参加了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五次会议。其他四位董事同时出席,他们分别是刘弘(乐视网董事、副董事长、联合创始人),刘淑青(乐视网董事、融创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曹彬(乐视网独董、瑞华会计所合作人),郑路(乐视网独董、信威集团副总裁)。

当天傍晚,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董事长、董事等。同日,乐视超级汽车官微发布,贾跃亭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对于乐视来说,贾跃亭时代结束了。下一个时代的主角,大概率将是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

在贾跃亭裸辞之后,乐视网拟改组董事会,董事会席位由过去的5席席位变更为8席——孙宏斌、梁军(乐视网CEO、乐视致新总裁)、张昭被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另将再提名一位独立董事。

如新增独董由融创方面系提名,并且该董事会改组议案获股东大会通过,加之融创已经在董事会中占据两席,融创将在乐视网8个董事会席位中拥有4席。另两位被提名董事——梁军和张昭,他们供职的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已经处于融创的实际控制之下。

一位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认为,如孙宏斌自己不反对的话,他无疑将出任乐视网董事长。

而今,孙宏斌抄底乐视之路几近完成,可谓兵不血刃、步步为营。这距离去年12月10日“孙宏斌与贾跃亭第一次见面畅谈6个小时之后,决定对乐视进行投资”,才过去不到7个月时间。

至少十天前,贾跃亭已决定裸辞

贾跃亭从乐视网权力中枢彻底出局,像是一场提前排练好的演出。

昨天,在乐视网公司会议室,贾跃亭参加了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五次会议。其他四位董事同时出席,他们分别是刘弘(乐视网董事、副董事长、联合创始人),刘淑青(乐视网董事、融创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曹彬(乐视网独董、瑞华会计所合作人),郑路(乐视网独董、信威集团副总裁)。

这次董事会会议上,贾跃亭辞去其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包括董事长、非独立董事、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对此,包括贾跃亭自己,5位董事会成员悉数投出赞成票。

按照《公司法》以及《乐视网公司章程》有关规定,董事长辞职与改组董事会此类议案,需提前十天提交董事会审议。这意味,早在6月27日甚至更早,贾跃亭即已向董事会提出裸辞的决定。

一位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对腾讯财经分析:“自己都投出赞成票,显然,他早就做出辞职的决定。而且,这个决定提前在董事会层面沟通好了,投票只是走个流程。”

“辞职后贾跃亭仍为乐视网控股股东,其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将与上市公司体系,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继续保持合作关系。”乐视网在当日公告中,对贾跃亭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开创的独有的乐视生态模式,并带领乐视网成为科技创新型企业表示衷心感谢”。

这位山西商人于2004年创办乐视网,迄今担任乐视网董事长13年之久,一度将乐视网打造成千亿市值的互联网巨头。

不过,在融创投资乐视之后,贾跃亭的命运剧本似乎已经写好。

乐视网先前公告显示:郑路在6月19日由融创提名进入乐视董事会,加之此前担任乐视非独立董事的刘淑青,融创在乐视网原有董事会5个董事中占有两席。在融创投资乐视的合同条款中,乐视网公司章程对董事会审批的重大事项范围重新界定,并规定重大事项须超过董事会2/3成员同意方可批准。

这表明,在尚未辞职之前,贾跃亭面对融创在乐视网董事会的“一票否决权”,就已有心无力。

孙宏斌基本控制乐视网董事会

乐视网董事会的控制者,无疑将是孙宏斌。

当日公告中,乐视网宣布拟改组董事会,董事会成员由原来的5位加至8位,其中5位系非独立董事,包括被提名的孙宏斌、梁军、张昭,以及此前的刘弘和刘淑青。曹彬和郑路,继续担任独董,第三位独董正在物色。

如第三位独董同样由融创提名,融创将在乐视网董事会8个席位中占据4席。这远非最终的权力格局。关键变量,分别是两位新提名的非独立董事——梁军和张昭。

梁军目前担任乐视致新(乐视电视业务实体公司)总裁和乐视网CEO。他与融创的关系,颇为微妙。

第一,梁军供职的乐视致新,已经处于融创实际控制之下。目前融创系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同时还向乐视致新派驻了财务经理。而贾跃亭持有的乐视致新约28%的股权,已被悉数质押。

第二,梁军之所以可以取代贾跃亭,在2017年5月履新乐视网CEO,与融创关系莫大。因为融创在投资乐视时即约定,改善乐视网公司治理结构,不再允许贾跃亭担任CEO。与孙宏斌一样出身联想集团的梁军,获得融创方面认可。

担任乐视影业CEO的张昭被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同样值得玩味。

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系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乐视控股,持股21.81%。不过,其99.9%的股权处于质押状态,质权方正是融创。与此相对,融创持有乐视影业21%,仅比乐视控股少0.81个百分点。在接手乐视影业财务权限之后,融创同样完成对乐视影业的实际控制。

在此次乐视危机发生前两周,孙宏斌出席了乐视影业举办的IP垂直生态战略”发布会。坐在主席台中央的孙宏斌拍着张昭的肩膀说:“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要说现金流,我们也不比他们少。我们不缺团队,不缺能力,什么都不缺。”

张昭听闻此话有些哽咽,他说:“这是很久很久没有收到过的鼓励了。”

乐视网公告还透露出孙宏斌、梁军和张昭的一个共同点——孙宏斌系美国国籍,梁军和张昭均拥有美国永久居留权。

乐视网目前设置有一位董事长和两位副董事长,在贾跃亭去职董事长之后,孙宏斌成为这一职位的有力竞争者。

按照《公司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由董事会全体董事过半票数选举产生。

“如果孙宏斌被提名董事长,从乐视网董事会现有权力格局来看,梁军、张昭不会对此投反对票,刘淑青和郑路铁定投赞成票。加上孙宏斌自己的一票,他在8票中至少可以得到5个赞成票。”前述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认为,如孙宏斌自己不反对,他出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的概率极大。

腾讯财经就此向融创方面请求置评,对方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另外,孙宏斌等人的董事提名尚需股东大会投票确认效力。巧合的是,7月1日,也就是6天之前,乐视网发布《关于召开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通知的公告》,彼时股东大会审议事项只有《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这么一项。

现在来看,孙宏斌等人的董事提名以及改组乐视网董事会的议案,同样有望进入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审议事项。

乐视方面相关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临时股东大会还将选举新董事长。”

步步为营,融创撬动乐视千亿资产

在某次有乐视系公司其他股东出席的饭局上,有人问及孙宏斌,“100多个亿能填住乐视的窟窿吗?”孙宏斌反问,“现在来看,100多亿肯定不够,但当乐视再需要投资的时候,乐视还姓贾吗?”

“这不是老孙说的”,融创方面对腾讯财经否认了这一细节,“老孙对老贾挺好的。”

2017年1月13日,融创与乐视联合举办战略投资发布会。

彼时,孙宏斌与贾跃亭当场宣布,融创斥资150.41亿元,获得乐视网8.61%的股份、乐视致新33.50%的股份、乐视影业15%的股份(腾讯财经昨日获悉,融创在乐视影业的股权比例,已由此此前的15%增持至21%)。

贾跃亭在发布会上表态,乐视将为融创及全体股东创造十倍、甚至是百倍的回报,让乐视网能够成为A股市场上第一个营收超过千亿美金的民营企业。

“乐视一度将融创视为救世主,可融创的表现却是,我对你的控制权并不感兴趣,可谓以退为进。”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比喻,这就像两个人谈恋爱,一方非要和另一方结婚,但另一方的态度却不咸不淡,“这决定了,另一方在这段关系中处于绝对主动。”

融创在投资合同中设置的权利条款——包括贾跃亭辞去乐视网CEO,融创获得乐视网两个董事会席位,同时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派驻财务经理等等,系贾跃亭今日出局之伏笔。

“贾跃亭足够成熟的话,当初就不该答应融创的投资要求,”消息人士指出,双方在签署投资协议时的实力差距决定了,贾跃亭又不得不答应,“一方面,贾跃亭当时对资金极度饥渴,另一方面,他的资本运作能力和专业性相对孙宏斌来说,还是不够成熟。”

消息人士透露,包括对乐视的投资,融创的诸多重要并购项目,均系孙宏斌亲自操刀,“反之,贾跃亭想做的事情太多,做错又缺乏反省的事情同样太多。”

值得注意的是,孙宏斌并未赋予这次投资太多的情怀。

当时的战略投资发布会上,记者问他,“你是带着什么样的使命感投资乐视的?”他的回应是:“我是个生意人,这就是笔买卖。”

如无意外,融创这笔不到200亿元的买卖,将撬动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合计估值高达1000亿元左右的总资产。

新葡萄京官网,贾跃亭原打算用融创的这笔投资,“一次性解决乐视的资金问题”。然而,当他的资金进入金融贷款还款账户之后,后者“釜底抽薪”。

不久前的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贾跃亭说,从去年到现在,整个乐视系累计偿还贷款150亿元左右,其中90多亿元是偿还金融机构的贷款。及时还款并未增加金融机构对乐视的信心,“相反的,金融机构还在观望,最终出现了一些‘准挤兑’的现象”。

“我们应该把这非常宝贵的90多亿元用在业务上,快速让业务恢复正常,继而从根本上解决金融机构风险,”贾跃亭说,现在的问题是,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

回望来路,为时已晚。

乐视汽车,贾跃亭的下半场

贾跃亭下半场业开始了。几乎将乐视整个体系拖垮的乐视汽车,成为他翻盘的希望所在。

7月6日,贾跃亭在尽责声明中称,他辞去其他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

作为乐视汽车生态中重要一环的FF(Faraday Future的简称),FF是乐视汽车旗下电动车项目,其总部和研发中心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其工厂位于内华达州,于2016年4月宣布动工,总投资10亿美元。

在2016年底乐视爆出资金危机之后,该工厂被曝停工,高管纷纷离职。

贾跃亭似乎希望通过FF首款车——“FF91”的发布证明一切。2017年1月4日,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一间狭长而拥挤的白色篷房里,FF如期发布了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这部汽车被贾跃亭描述为“新物种”,计划2018年内交付。

不过,这个“新物种”患有的资金饥渴症亟需医治。

2017年4月,贾跃亭还曾邀请孙宏斌一起奔赴美国,参与“FF91”的路测。外界由此传闻,融创有意与联想控股联合,投资FF11亿美元。

孙宏斌对此的回应只有两个字:“不投”。

贾跃亭说,他已将总计逾150亿元的资金,投入到乐视汽车这场烧钱游戏中,“再有100亿元我们就可以保证投产”。

可是,这100多亿元从何而来呢?

乐视汽车上一次融资发生在2016年的9月,迎来10.8亿美元的输血,投资方包括英大资本、联想控股、新华联等多家机构。现在,贾跃亭需要“快速完成下一轮融资,尽快拿出量产车”。

www.35222.com,谁也不清楚乐视汽车的融资进展,同样不清楚谁能在此时慷慨解囊,帮助贾跃亭劫后余生。

贾跃亭在昨日的声明中还说道,“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他只能全力以赴。正如他吟唱的那首被人熟知的《野子》: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孙宏斌频变“脸谱” 乐视网何去何从? - 潮流家

关键词: 3522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