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新葡萄京官网-www.35222.com
做最好的网站
当前位置:3522vip > 包装材料 > 一个客家古镇的中国传统印刷文化记忆(图)

一个客家古镇的中国传统印刷文化记忆(图)

文章作者:包装材料 上传时间:2019-09-13

导读:印刷文化,正在老去。
印刷文化早有苗头,人才是关键
早在2007年,印刷包装业就已经跨入了文化创意产业。雅昌印刷公司以前是印刷公司,通过对文化艺术资源的挖掘,"越界"成"文化公司印刷公司",它将以"文物及文化保护"成为北京市的文化创意产业企业。雅昌设计的书中,很多地方体现了自己的思想。该公司印好关于文物方面的书籍,设计出独特的封面及装祯效果,买回来了一堆瓷器标本,供员工了解和学习,让员工拥有文物鉴赏意识。

中新社连城7月31日电 题:福建客家古镇竭力拯救雕版印刷技艺

www.35222.com 1图为展览馆的工作人员向游客表演四堡先民用传统方法印刷书籍的技艺。 张斌 摄

印刷与创意产业结合,印前设计是非常重要的契合点。但创意产业又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将网络、文化艺术、印刷三者结合在一起,这方面人才凤毛麟角。实际上,国外早就开始了创意产业的实践,纽约、东京、新加坡、伦敦,包括中国香港都是创意产业的令人神往之地。然而,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并非想象中的容易,如其他中小型印刷包装企业一样,缺资金一直是困扰企业发展的重要瓶颈。而制约企业发展的另一瓶颈却不得不让业内再次感叹:人才问题。文化创意人才的缺乏导致了我国印刷文化创意产业之路还处于起步阶段。

作者 闫旭 张金川

连城7月31日电 (作者 闫旭 张金川)地处“客家祖地”福建连城县境内的四堡镇,中国明清时期的四大雕版印刷中心之一。这里的雕版印刷业鼎盛于清乾嘉时期,刊印的书曾行销江南,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远销至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成为中华文化南传的一座重要桥梁。

据统计,我国需要大约30万文化创意类人才,但目前从业人员仅有3万余人。文化产业人才的匮乏和发展的前景正在呼唤人才,可喜的是目前国内诸多院校及印刷企业开始纷纷关注并解决这一问题,可见,未来印刷专业人才匮乏的局面也有望得到解决。

地处“客家祖地”福建连城县境内的四堡镇,是明清时期的中国四大雕版印刷中心之一。这里的雕版印刷业鼎盛于清代乾嘉时期,刊印的书行销江南,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远销至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成为中华文化南传的一座重要桥梁。

然而,“谁救四堡呢”,当代著名作家冯骥才多年前在他文章中的如是质问曾振聋发聩。近日,记者走进四堡,实地探寻这个雕版印刷之乡的文化记忆。

国外对印刷文化的关注不弱国内

然而,“谁救四堡呢?”当代著名作家冯骥才多年前在文章中的反问振聋发聩。近日,中新社记者走进四堡,实地探寻这个雕版印刷之乡的文化记忆。

穿行雾阁村中,一幢幢久经风雨剥蚀的书坊建筑依旧赫然入目。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四堡书坊建筑,主要由雾阁、马屋两组建筑群组成,现存林兰堂、翰宝楼、碧清堂、文海阁等八十余座,是中国现存最完整的古代雕版印刷遗存。

美国芝加哥大学图书馆十分重视印刷文化。作为印刷史学者,笔者特别注意到了曼苏托Mansueto图书馆一层走廊墙上镶嵌的金属镂空雕刻,这里竟然就是一个别致的印刷企业标识展览。

穿行雾阁村中,一幢幢久经风雨的书坊建筑赫然入目。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四堡书坊建筑,主要由雾阁、马屋两组建筑群组成,现存林兰堂、翰宝楼、碧清堂、文海阁等八十余座书坊建筑,是中国现存最完整的古代雕版印刷遗存。

走进飞檐翘角的“林兰堂”,这栋曾被村民当做柴火间、杂物间的古书坊已被修缮一新。“林兰堂”内虽已不见满屋的雕版、书籍,但院落里摆放的墨缸,墨缸内清晰可见的黑色墨痕,还能让人遥想当年飘逸的墨香书香文明之香。

展墙上这些放大了的商标,包括了早到15世纪中叶德国资助古登堡印制《四十二行圣经》的富斯特印刷厂的商标,也包括当代的印刷企业当纳利的商标。1864年,当纳利R.R.Donnelley先生在美国芝加哥开创了印刷事业。之后当纳利集团一直走在世界印刷界的前列,从芝加哥到中国,带入了先进的标准化管理理念。巧的是,中国印刷博物馆2006年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举办了“中华印刷之光”展览,美国当纳利公司便是赞助企业之一,印刷文化无疑是这份跨越北京和芝加哥的缘分的联结点。

www.35222.com,飞檐翘角的“林兰堂”曾被村民当做柴火间、杂物间,如今已被修缮一新。“林兰堂”内虽已不见满屋的雕版、书籍,但墨缸依旧摆放在院落里,墨缸内的黑色墨痕依旧清晰可见。

www.35222.com 2图为位于四堡的中国印刷博物馆福建分馆今年7月对外开放。分馆占地面积800多平方米,现存300多块古雕版,400多册线装古书;主要通过文字、图片、实物(雕版、书籍、墨缸、制作工具)和场景相结合的陈列方式,利用声、光、电等技术,展示四堡雕版印刷辉煌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底蕴。 张斌 摄

来自美国、中国、欧洲、加拿大图书馆的学者曾进行了两轮主题各有侧重却又紧密相连的圆桌讨论会,一起在力求推进对中文写本和印刷文献进行学术研究的同时,探求保护这些文献的全球性战略。

“鼎盛的时候,一个房间一大缸墨一天就印完了。”当地村民说,当年四堡印书坊基本属于家庭作坊,一栋书坊就是一个功能齐全的“生产车间”,有雕版、印刷的房间,存放工具和书籍的仓库,还有供往来书商居住的“客栈”。

“鼎盛的时候,一个房间一大缸墨,一天就印完了。”当地村民说,当年四堡印书坊基本属于家庭作坊,一栋书坊就是一个功能齐全的“生产车间”,有雕版、印刷的房间,存放工具和书籍的仓库,还有供往来书商居住的“客栈”。

印刷文本和它以前的手写文本都是中华民族在数千年发展历史中创造的文明成果的载体,是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的历史见证。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善本如同遗洒在海底的明珠,历经沧桑、辗转沉浮。除了调查、整理与保护外,我们还需要通过数字化等手段保存,并通过学者的研究来传承文化,为社会共享,它们是中国的文化遗产,也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

据载,鼎盛时期,四堡书坊有100多家,刻印书籍达600多种,形成书坊集群,刻书印书业实现“产业化”“规模化”。当时,约60%的四堡人从事印书业,真是“家家无闲人,户户有书香”。

据载,鼎盛时期,四堡书坊有100多家,刻印书籍达600多种,形成书坊集群,刻书印书业实现产业化、规模化。当时,四堡60%的人从事印书业,真是“家家无闲人,户户有书香”。

莫让印刷文化成为绝响

随着出版技术的革新,四堡雕版印刷业开始走向衰落。1942年,四堡最后一间书坊关门歇业,四堡雕版、古籍开始大量流失。但值得庆幸的是,专家学者对“拯救雕版”的大声疾呼,让当地官方和民众逐渐意识到雕版的文化价值,开始自发保护祖传下来的雕版和书坊。

随着出版技术的革新,四堡雕版印刷业开始走向衰落。1942年四堡最后一间书坊关门歇业,四堡雕版、古籍开始大量流失。庆幸的是,专家学者对“拯救雕版”的大声疾呼,让当地政府和乡民们逐渐意识到雕版的文化价值,开始自发保护祖传下来的雕版和书坊。

福建连城北部的古镇四堡,一个偏僻的山区小镇,但其雕版印刷文化遗址是全国四大古雕版印刷基地的唯一幸存者,现有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书坊34座,还有众多的古雕版、古书籍、古印刷工具等珍贵文化遗产。

在当地官方的推动下,连城“四堡雕版印刷技艺”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四堡被列为首批中国印刷博物馆福建印刷文化保护基地,四堡雕版印刷的旅游产业开发也已启动。

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连城“四堡雕版印刷技艺”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四堡被列为首批中国印刷博物馆福建印刷文化保护基地,四堡雕版印刷的旅游产业开发也已启动。

据载,明清时期,四堡与北京、武汉、江西许湾并称为中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当年,在这弹丸之地,“印坊栉比,刻凿横飞,从事印书业的男女老少不下一千二百人,约占总人口数的60%”,分布在雾阁和马屋二村世代相传的大书坊至少有100家,而充作书坊的房屋更是星罗棋布不下300间,各书坊“广镌古今遗编,布诸海内,锱铢所积,饶若素封”,真是家家无闲人、户户有书香。

目前,国家文物局批准的四堡书坊建筑保护修缮和展示利用项目正加紧推进实施。四堡镇党委书记邱庆生表示,四堡将对古书坊遗址进行维修、保护,对技艺传承人进行扶持,并将雕版印刷与现代文化产业相结合开发工艺品和旅游产品,让四堡的雕版文化得到更好传承。

目前,国家文物局批准的四堡书坊建筑保护修缮和展示利用项目正加紧推进实施。四堡镇党委书记邱庆生表示,四堡将对古书坊遗址进行维修、保护,对技艺传承人进行扶持,并将雕版印刷与现代文化产业相结合开发工艺品和旅游产品,让四堡的雕版文化得到更好传承。

四堡印刷出来的书籍,更有“垄江南、行销全国”之说,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远销至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成为中华文化南传的一座重要桥梁。

设在雾阁村邹氏古祖祠的中国四堡雕版印刷展览馆,经过改造后今年7月重新开馆。馆长吴德祥告诉记者,馆内现存300多块古雕版,400多册线装古书,“建这个馆,就是为了更好地保存雕版印刷的文物,推广、传播雕版印刷技艺”。

www.35222.com 3图为四堡仅有两位雕版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之一的马力向记者展示历时3个月创作的《兰亭集序》雕版,并现场演示上墨、覆纸、印刷等一道道雕版印刷工序。 张斌 摄

然而,随着出版技术的革新,四堡雕版印刷业无可奈何走向衰落。1942年,四堡后一间书坊关门歇业。

馆内摆放的张飞图雕版,可让参观者亲身体验雕版印刷工艺。四堡乡仅有两位雕版工艺代表性传承人,传承人之一的邹荧生16岁便开始做木雕,1999年接触并喜欢上雕版印刷技艺。他担心随着时间流逝,雕版印刷的工艺难以传承;他希望有更多人来学习这项技艺。

设在雾阁村邹氏古祖祠的中国四堡雕版印刷展览馆,经过改造后今年7月重新开馆。馆长吴德祥告诉记者,馆内现存300多块古雕版,400多册线装古书,“建这个馆,就是为了更好地保存雕版印刷的文物,推广、传播雕版印刷技艺。”

雕版文化的传承遭遇挑战。让古镇四堡雕版印刷文化不要成为绝响,逐渐转化为了当地民众的自发行动。乡民们开始自发保护好下来的雕版,不再低价出售。对于古书坊,村民们虽无力修复,却也尽力守护,不再任意拆除。如今,四堡已被福建省政府列入首批“省级历史文化名乡”,“四堡书坊建筑”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四堡雕版印刷技艺”也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另一位传承人马力,不仅在自己的工作室展示收藏的古雕版古装书,还自制雕版,开始雕版工艺的艺术创作。马力认为,四堡雕版印刷文化的传承需要新的思路,要在坚持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对产品形式进行创新,从印刷品转换成书籍、年画、艺术品等文创产品,推向市场。

馆内摆放的张飞图雕版,可让参观者亲身体验雕版印刷工艺。四堡乡仅有两位雕版工艺代表性传承人之一的邹荧生,16岁开始做木雕,1999年接触并喜欢上雕版印刷技艺。最令他担心的是,随着时间流逝,雕版印刷的工艺难以传承。他希望有更多人来学习这项技艺。

在他们看来,四堡雕版印刷文化传承需要新思路——让雕版技艺从印刷品转换成艺术品,装裱后销售,以此提升经济效益,吸引村民关注,让更多人参与到四堡雕版文化的保护中来。

《兰亭集序》雕版就是马力对四堡雕版印刷文化保护、传承与开发“新思路”的具体探索。在马力的工作室,他向记者展示了历时3个月创作的《兰亭集序》雕版,并现场演示上墨、覆纸、印刷等一道道雕版印刷工序。

四堡雕版印刷工艺的另一位传承人马力,不仅在自己的工作室展示收藏的古雕版古装书,还自制雕版,开始雕版工艺的艺术创作。马力认为,四堡雕版印刷文化的传承需要新的思路,要在坚持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对产品形式进行创新,从印刷品转换成书籍、年画、艺术品等文创产品,推向市场。

马力说:“传统工艺要与市场结合,才能有生命力,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愿意参与到保护雕版文化的事业中来,才能实现更好地传承。”

《兰亭集序》雕版就是马力对四堡雕版印刷文化保护、传承与开发“新思路”的具体探索。在马力的工作室,他向记者展示了历时三个月创作的《兰亭集序》雕版,并现场演示上墨、覆纸、印刷等一道道雕版印刷工序。

一张《兰亭集序》印件很快就完成了,他还设计了精致的纸盒,将印件卷成纸筒放入其中,使之成为一件别具一格的文创产品。马力透露,他还将制作《弟子规》、《三字经》等仿古线装书,写样、刻字、制版、印刷、装订等所有工序将全部手工操作完成。

虽然刚刚起步,但是马力看好雕版印刷文化开发的未来前景。“传统工艺要与市场结合,才能有生命力,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愿意参与到保护雕版文化的事业中来,才能实现更好地传承。”马力说。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客家古镇的中国传统印刷文化记忆(图)

关键词: 3522vip